当前位置:首页 > 淀山湖归园(华侨公墓) > 文章详情

新闻资讯先秦相地与相宅

原创文章 淀山湖归园(青浦) 2016-03-02 9218人阅读

社会生产力的发展,人口日渐稠密,最初的聚居地的空间变得狭小,周围的环境已不能满足人们的生存需要,寻找更大范围的居住区成为第一要务。此时的人们己不必到处流徙去寻找乐土,因为经历了漫长的经验总结,对于适于人类生存的环境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,潜藏于意识深处的朦瞳概念,终于演绎成行之有效方法而行之商周之际。
    目前所见最早的相地记载,当属殷墟甲骨文中的“择地”卜辞:
    庚午卜,丙贞:王勿作邑在口,兹帝诺。④
    壬寅卜,谷贞:我作邑?⑥
    乙卯卜,争贞:王作邑?帝诺?我从,之唐。①
    0贞,作大邑于唐土。②
    辛卯卜,谷贞:基方作郭,其诺。③
    从上面所引的甲骨卜辞中,可以看出殷商时期,至少是殷商晚期,择地选址作邑已经带有浓厚的祈命于天之意。这一时期中原地区以农耕为特点的国家已经建立,“国之大事,维祀与卜”,原始的择址第一次融入了卜笨的观念。然相关记载的空白,只能从众多的甲骨卜辞中,略见殷民对于选址的重视,至于如何判定此时的风水思想,还有很大难度。
    最早见于史料记载的堪舆实践,当属公刘相幽,“笃公刘,公墓于青斯原,既庶既繁。既顺迈宣,而无永叹。险则在崛,复降在原。……笃公刘,逝彼百泉,瞻彼溥原。……笃公刘,既溥且长,既景酒冈。相其阴阳,观其流泉。其军三单。度其限原,彻田为粮。度其夕阳,幽居允荒。④”周原,位于岐山之南,地势平坦、广阔,土壤肥沃,物产丰富。“崛山顶也,上平日原,下平曰限。平者,山之不险;清者,水之不淫。”⑤所讲的便是智慧的公刘在为族人选择聚居之地时,首先观察山川地势是否适宜居住,然后采用不同的相度之法,以测山之阴阳向背,辨别水质、流向、味道。两岸的植被状况,最后确定居处、营建住房。
    古公察父卜岐之时,以后高前下,作为地形选择的标准,用“土会”的方法,来辨别五种环境的植被、生物圈的状况:“一曰山林,其动物宜毛物,其植物宜皂物,其民毛而方;二曰川泽,其动物宜鳞物,其植物宜膏物,其民黑而津;三曰丘陵,其动物宜羽物,其植物宜核物,其民专而长;;四曰坟衍,其动物宜介物,淀山湖归园其植物宜英物,其民晰而膺;五曰原曝,其动物宜裸物,其植物宜丛物,其民丰肉而痹。”⑧这里所说的毛物指的是哺乳动物类,鳞物指的是鱼类,羽物指的是禽类,介物指的是龟类,裸物指的是蛙、蜻类;皂物为柞树、栗树类,膏物为桐树、漆树类,核物为桃树、李树类,英物为莽、英之类,丛物为崔苇之类的植物。上海华侨公墓不同的地理环境,人们的生活方式不同,所表现出来的个性也大不一样,俗语所说的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便是这个道理。其所选定的这片地域,为周民一统寰宇打下了物质基础。
    武王伐封之后,卜都镐京,“考卜维王,宅是镐京。维龟正之,武王成之!”既继承了其先祖卜地的传统,又掺杂了强烈的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的天命色彩。至营洛邑时,实地考察与龟笼卜问便好似天作之合,缺一不可了。
    “成王在丰,欲宅洛邑。①”武王克商迁九鼎于洛邑,欲以为都,故成王欲在锥修建陪都,便派召公前、去勘察地形,(如图七所示)’‘召公先相宅,作召浩②”,}进行实地考察之后,“太保朝至于洛,卜宅。蒯既得卜,‘则经营。”在勘察之后还要仰赖卜笙的结果,方能决定是否在此营建。
    由于之后的卜益结果甚好,所以“周公往营成周,……‘联复子明辟。……予惟乙卯,朝至于洛师。我卜河朔黎水,我乃卜涧水东,渡水西,惟洛食;我又卜渡水东,亦惟洛食。评来以图及献卜。’③”在对周围的河流逐一考察之后,总结了营洛邑的有利条件
  (见图八④),之后在向周天子汇报时,郑重声明占卜的结果。说明当时人们进行地质勘测时,既注重实地考察,又无法科学地解释其原理所在,只能借助卜笼术数之法,将其看作是“神赐”之地。是以风水一经萌芽,便囿于时人无法科学地解释其内涵,而披上了宿命的外衣,其对于风水理论的影响至今未断。
    由于这个时期对于生存的愿望尚处于居住地的选择,于葬地选择还仅仅是“厚衣之以薪,葬之中野,不封不树,……⑥”基本上实行简葬。但到春秋战国时期,中原大地烽烟四起,厚葬之风也随之兴起,对于葬地的选择也就开始重视起来。同时,这一时期的百家争鸣局面,成为风水理论形成的温床。《易》作为一种哲学思想己经深入人心,五行学说的推广与传播诞生了最初的风水理论框架。
    “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。”①华侨公墓作为万物的本源而存在,有阴阳之别,阴阳二气的调和,便生成无穷的变化,可以决定人的生死祸福。而“阴阳者,天地之道也,万物之纲纪,变化之父母,生杀之本始,神明之本府也”,②风水理论的基石形成。“混沌开辟,江山延裹。融结阴阳,磅礴宇宙。冈骨既成,源脉己透。以钟形势,以通气候。以清以浊,以奇以祸。精积光芒,呈露星宿。以孽衰微,以孕福寿。”③阴阳之气出于天造,非人力所能成,虽然已经成为风水理论的内核,但就整个框架来说,还是很单薄的,仅仅有了一个开端而已。《易》以其深奥精微而为世人所推崇,对于自然的解释又具有朴素的辩证法则,特别是对山(良)、水(坎)、泽(兑)、风(粪 >,雷(震)、火(离)、天(乾)、地(坤)等自然元素都有细致的表述及代表符号,而这恰恰是风水理论的基础所在—勘察地形、地势之时,最注重的条件便是环境的山川、河流的走向,气候、生态、土壤、水质无一不在考虑之列,风水理论便沿用这八种符号作为八个基本方位④的代表。
    方位、阴阳、气组合成风水理论体系的雏形,然在春秋战国“百家争鸣”的时代背景下,世人对方位、阴阳的深入研究,形成了一套自成体系的理论—阴阳家、五行家便由此来,而对“气”的精微阐述,则是道家的代表之作,风水在这一时代,终未能成一家之言。因为,风水理论虽总结自远古时代,但在实践过程中各种因素相互制约,而因素本身又具有相对的独立性。最初的“相土尝水”体现了对环境地理条件的辨识,地质、水利条件是关乎人类生存与否的关键所在,所以在出现国家之后,便设立了专门的机构,用以考察境内的山川分布、地形概况,绘成地图,然后“以土宜之法相民宅,而知其利害,以阜人民”⑤。只是这样还不足以确定所选环境是否有利于建城、立郭、营室,因为山林、川泽、丘陵、坟衍、原瞩之地物种各异,
点赞
154人已点赞

更多精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