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殓服务-吴津娜_入殓服务_其他_一空网--一站式殡葬服务平台,提供墓地销售、殡葬用品销售、白事管家等系列平台服务!

入殓

PROFILE

入殓,又叫“入棺”、“入木”、“落材”,古称“大殓”,指将尸体移入棺木。各地时间不一,有3天、5天或7天入殓,如陕西渭南大荔县是出殡前一天上午入殓。

入殓师

入殓师又叫做葬仪师,为死者还原未死之状态。整修面容和身体,尽可能还原完整面容和身体。也可叫做为死者化妆整仪,纳入棺中的职业。主要出现在日本,后进入中国。让已经冰冷的人重焕生机,给她永恒的美丽;还要有冷静准确,并且怀着温柔的情感。

入殓师的工作非常有必要和有意义,他们让让每一位逝者干干净净地、美丽地、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。特别是那些因为车祸、溺水、高空坠落等非正常死亡的遗体,尤其需要入殓师的帮助,通过他们的技术,重获完整美丽的遗容,体面地告别亲人和朋友。

入殓服务-吴津娜

PROFILE

吴津娜,入殓师,30岁,从业经历十五年,在日本有9年的入殓师经验,至今往返于中日两国担任不同职务。

  • 我们每个人都一样以梦为马、
  • 向死而生。
  • 但面对生死离别,
  • 我们永远是个生手,
  • 每一刻都可能是最后一刻,
  • 每一面都可能是最后一面,
  • 我们无法预知死亡,
  • 但是可以选择应对离别的姿态。

吴津娜30岁,从业经历十五年,在日本有9年的入殓师经验,至今往返于中日两国担任不同职务,她小时候是短跑健将,曾经的理想是做体育教练。从事外贸行业的父母从小给她补习英语,希望将来能够留学欧美女承父业,然后12岁那年哥哥的突然间离世,交通事故离开的,刚开始至亲会告诉她哥哥现在的状态不好不适合和她见面,因为那时年纪小完全没明白不适合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。因为交通事故创伤特别严重,至亲觉得她是个小孩,怕她看见了害怕,所以导致她留下了比较大的阴影,没有办法去做最后的告别。因此就想从事这样子的工作,能给现在的人不要留下任何的遗憾。

于是15岁那年她报考了当地的中专,学习殡仪馆礼仪技术。当初反对的人特别多,家里没办法接受,他们觉得这是个很不吉利的工作,吴津娜回忆说,以前他们家里会做一些祭祀的东西,比如上香啊、糕点的祭祀,一不小心拿了妈妈带回家要去祭祀的东西,妈妈特别忌讳,觉得她摸过了,不太干净,就会去买新的回来。对于她来说,觉得自己的母亲这么的嫌弃。

直到毕业后,她操办了爷爷的葬礼,父母才对她刮目相看,默默许可并支持她今后的选择。毕业之后她没有选择早上十点上班、下午三点下班的骨灰寄存楼里相对稳定的工作,她觉得做的事情不是她想要的,她希望去现场,可以对故人服务,能够更近距离的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。2004年,18岁的吴津娜作为行业人才,被日本某殡仪企业聘用,正式在日本工作并开始学习入殓师的技术。

吴津娜说在国内打车,司机问你去哪里,殡仪馆是不能说的,一说司机就会特别的生气,会觉得晦气,一大早就给我说去死人的地方。有些人看到他们的工作牌就会感觉想要躲他们很远,她说那个时候心里特别不舒服。她说她一个同事去相亲,女方就接受不了他们的这份工作。

在日本她为一个初中生服务过,这个初中生在回家的路上被卡车碾了,去家里做现场的时候,故人被放在棺木里,她说打开棺木请故人的时候她被吓倒了,创伤都在头部,全部是所谓的粉碎性,而且脑浆都出来。她动用她的工具开始为她服务。工具会发出声音,她怕这种声音影响到故人父母的情绪,就去问故人的妹妹她姐姐喜欢什么,最后她在故人喜欢的AKB48的歌曲中工作。当时出现了一点状况,衣服有点小,怎么穿也穿不上,修复完之后颈部其实是还会有点浮肿,衣服穿不上扣子就扣不上,还不敢使劲弄,因为光修复头部就花去了三个小时,怕一不小心让脸变形。这时候她就开始和故人沟通,从心里一直在跟故人讲话说帮帮忙让她把衣服穿上,结果真的穿进去了。她说这是她干过最骄傲的一件事。

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是芸芸众生的一个,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是与死亡最近接的人。他们表达的是一种情感上代替家属把最后的一份爱传统给这位故人。

我们每个人都一样以梦为马、向死而生。但面对生死离别,我们永远是个生手,每一刻都可能是最后一刻,每一面都可能是最后一面,我们无法预知死亡,但是可以选择应对离别的姿态。

预约入殓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