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死学 > 文章详情

新闻资讯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原创文章 三两说球 2017-12-18 3034人阅读

克雷格-格雷汉姆-赛格的人生历程恰好印证了帕斯卡说过的这句话:

“给时间以生命,而不是给生命以时间。”

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作为美国最知名的体育记者之一,赛格身穿艳丽多彩的西装,44年间在场边或奔走或徘徊,为观众带来生动的一线采访。谈及赛格的成就,我们在他遗孀史黛西-赛格时隔一年的追忆文字中,仍可读出那份自豪:

“他是电视上最受爱戴和认可的现场评论员之一。凭借出色的工作,他赢得了两座艾美奖(注释:该奖项用以表彰电视行业杰出工作人员,相当于电影界的奥斯卡金像奖)。他被选入奈史密斯纪念篮球名人堂,他也被授予Jimmy V坚持不懈奖。他写了一本关于他的生活以及与癌症抗争的畅销书《活出自我》。他对体育的热情,对人们的爱,把他的职业变成了一场大冒险。你看到过他在Hank Aaron(美国棒球巨星) 打破全垒打纪录后的那个晚上,冲进场地追逐着Aaron采访,你看到过他在西班牙城市潘普洛纳随同公牛狂奔,你也看到过他攀登中国长城。在大学比赛里,你还曾看到他躲避警察,在比赛中横穿瑞格利球场。”

赛格也许不会喜欢妻子如此夸耀自己,他的个性可不像他的西装那么耀眼,相反,他很低调,从不喜欢别人谈论他所取得的成就。或许,他根本就不把这44年的辛勤付出看成是对工作的投入,他总是说:“我从来都没有工作过哪怕一天”。

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赛格热爱着与体育相关的一切,频繁的舟车劳顿也被他视作享受。赛格热爱飞行,他年轻的时候甚至申请过美国空军军官学校,却鬼使神差地被选入了美国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。没有飞机,以及军校太多的规则约束,让热情奔放的赛格在两周之后就待不住了。

他把全部的热情转投了体育赛场,在作为橄榄球运动员经历两次脑震荡后,面对着篮球运动员同样严苛的要求,赛格只好放弃运动员梦想。但是赛格并没有灰心丧气地选择离开,他竟然参加了球队啦啦队,跟随着每一次客场旅行。他还被选为球队的吉祥物。早年这些看似折腾,却十分丰富的经历为赛格的记者生涯做好了铺垫。

赛格成为职业体育记者后,他最为球迷所铭记的是NBA场边记者身份。

赛格很勤勉,甚至被形容为“不知疲倦的工作狂”,他在任何时刻都可以出差,小行李箱时刻准备好前往下一场比赛。在NBA战况最激烈的季后赛期间,赛格基本上是一天一座城市的周转。赛格可以一个人搞定节目的选材、录制和剪辑,他甚至会在直播中兼顾天气预报员的工作。

赛格坚信付出才有回报,他会在每次采访前做好细致的研究,如果只能提3个问题,那么他会在自己的记录本上列出20个问题,引导着采访走向最有价值的内容。赛格不喜欢那些空洞和乏味的采访。多少次赛格在场边听到其他记者的采访,他失望而又迫切的眼神仿佛在说:“为什么他们不问那些显而易见的问题呢?他们错过了那些重要的问题!”

赛格是一个很棒的倾听者,他像对待全明星那样对待着每一个接受采访的球员。赛格尊重他得到的每一个故事,也尊重着每一个被采访的个体,所以当他提出一针见血的问题时,对方也会开诚布公地交流自己的看法,而不只是场面话。即便是波波维奇这种在媒体圈人见人畏的狠角色,也会微笑着主动拥抱赛格,就像老友见面寒暄那般完成采访。

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赛格真心地爱着身边的每一个人。在经年累月的采访后,赛格与波波维奇,迈克-德安东尼等名帅都成为了至交好友。球员们也很喜欢赛格。文斯-卡特在自己的家乡举办了一场小联盟棒球赛,为“赛格坚强基金会”募捐,卡特全程亲力亲为,主持活动并为比赛开球。赛格还通过一双双鞋子与大鲨鱼奥尼尔保持着友谊。许多NBA球员都会在亚特兰大的一家鞋店定制鞋子,赛格恰好住在这附近。每次赛格前往奥尼尔打比赛的球场,都会从这家鞋店为奥尼尔带上几双定制的鞋子,奥尼尔也会在这些鞋子中挑选自己喜欢的。

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赛格也爱着自己的同事,他把工作团队看作亲密无间的家人。2006年4月,妻子分娩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前夕,赛格把整个直播团队带到了产房,他与自己的同事们分享了人生最宝贵的喜悦之情。

赛格可能是媒体领域最无私的记者。就像他的遗孀所描写的那样,很多时候赛格就像一个大孩子,当他环游球馆,获取了有趣的消息,他不会像其他记者那样,藏着掖着,或是赶紧掏出手机通过社交媒体把消息扩散出去。恰好相反,赛格会兴致勃勃地奔向技术台,与场边的分析师,新闻同仁们分享他所知道的内容。

赛格的无私,也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回馈了他,他得到了同仁最大的敬重——从未报道过总决赛的赛格在2016年被时代华纳旗下的特纳体育借调到了竞争对手迪士尼旗下的ESPN报道他人生中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NBA总决赛。

赛格的身体在他青少年时期阻碍了他成为职业运动员,在他63岁时,又因为急性髓性白血病让他一度远离心爱的赛场。赛格接受了第一次骨髓移植,缺席了2014年季后赛。赛格在术后进入了复原期,但是他坚持着不错过任何一场常规赛报道,于是2015-16赛季,赛格全勤,这几乎是医学上的奇迹。

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2016年2月,赛格白血病复发,医生警告说这会有生命危险,因为白血病病人的免疫力大幅下降,伤风感冒,或者感染都有致命危险。固执而又坚强的赛格选择了带病坚持,他忍受着万蚁噬骨的痛楚跟踪报道了2016年全明星赛,每天吞服40粒药片,还经历着数不清的注射治疗和组织切片检查,可是赛格依然坚持不告诉任何人他病情复发的消息。

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必须要感谢上苍,这次全明星赛给了赛格一个机会,让他与家人以及自己心爱的球场实现了最后的团聚。

2016年12月16日,赛格逝世,终年65岁。

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赛格的挚友,马刺主帅波波维奇在赛格逝世后给出了这样的评价:

“当谈到赛格是一位多么专业的记者,或者他本人有多么好时,我们所描述的都还只是皮毛......即使他在专业领域上取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就,我还是要说,比起工作者,他是一个更优秀的人。他爱着人们,他享受着关于比赛的每一分每一秒,他热爱着和比赛相关的所有人,而且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这一点......他所遭遇的病痛,他所做的抗争,在病痛折磨的情况下,他所展现出的勇气超乎了我的理解。如果在这个星球上有任何人能够展现出他所拥有的一半勇气,每一天都像赛格在生命最后阶段那样生活,我们会变得更好。”

赛格逝世一周年记: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

我们没有机会在场边再看到赛格那一身色彩斑斓的西装了。

就像《寻梦环游记》里面说的那样,死亡不是人生的终点,被遗忘才是。

就像《龙族》里说的那样,人会死三次,第一次是在他停止呼吸的时候 ,从生物学上说他死了,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;第二次是在他下葬的时候,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,怀念他的过往和人生,然后在社会上他死了,活着的世界里不再会有他的位置;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,那时候他才能算是真正的死了,永远的死了。

但是我想,作为一名新闻领域的从业者,我不会忘记赛格,我也努力不让你们忘记他,所以,在我看来,他也从未真正死亡。

赛格以他的方式浸润了44载光阴,我想,他的那股精气神,也在这世上绵延了下去。


点赞
14人已点赞

更多精彩文章